生活随笔生活随笔

使劲里面痒想要|啊好烫撑满了主人

2021-04-15 20:00:29 写回复

使劲里面痒想要 第一章

数天后,奥多亚克家族古堡,训练场中。

阿蒙先是耍了半个沙漏时的各类武器,把自己懂得,记忆里有的套路都练了一遍,直到整个身躯的骨骼韧带都活动开了,才闭目沉思,渐渐进入冥想状态。

他的冥想当然不是施法者的冥想术,没那么复杂,也不以汲取魔力为目标,而是保持着头脑的空灵,又缓缓的将自身五感收缩,切断对外界的感知,并将精神触角向自身内部探索。

恍惚间,阿蒙仿佛看到自己的心脏,每一次搏动,都好像重锤敲击战鼓,带着震撼的力量将血液挤出心房,又在极短的时间内输送到身体各处。

而他的意识仿佛就跟随着这血液的流转,不停的穿梭于体内各处,隐约间,身体的五脏六腑,肌肉骨骼,皮膜肌肤都在他的意识海中,被一点点塑造。

他的体内,更有一股滂湃的力量恍如江河流转,不断的从身体各处汇聚,又不断分散流通,形成一个永不停息的循环。

这就是他的传奇之力,没什么特殊性质,也不带元素的属性,却有着难以想象的浑厚和生机之力。

此时,阿蒙意识微动,就在这传奇之力后轻轻的拨动了下。

真的只是很轻微的拨动了一下,就好像原本已经滚动的雪球后面又推了一把,让这滂湃的传奇之力运行的速度又快了一分。

真的就只是快了一分,但却似潮汐起落,层层叠叠,随着时间的推移,体内的力量越发的积蓄,壮大,澎湃,并好似浪头一般不断堆高。

而表现在外,却并没有引起半点波澜,一切,都被牢牢的控制在那强悍的体魄之下,连空气的震颤都没有。

甚至,阿蒙的气息反而越来越弱,呼吸的间隔也越来越长,直到某个瞬间,他吐了口气,却再也没有吸入。

是的,就是这个瞬间,阿蒙完全停止了呼吸。

他不再呼吸,不再汲取空气中的氧气,两片肺叶在人为的干预下甚至停止了工作。

有那么一瞬,他感觉很难受,就好像被人卡住了脖子,有种窒息的错觉。

但就只是片刻过后,他体内的传奇之力自发的排除了对氧气的倚赖,完成了自我循环。

这,就是战职者体系内大名鼎鼎的传奇专长——【外位面止息】

也只有掌握了这个专长的传奇强者,才有可能去往主物质位面之外的星界,混沌海,又或者环境恶劣的地狱,或者深渊之类的下层位面冒险游历。

换句话说,这是基础,也一种资格的认证。

没这

文学

个传奇专长,无论你战力多强,也只配在位面之内耍耍,根本没资格去位面之外。

在亚特兰蒂斯,基本上每一位传奇战职者都必须掌握这个专长,算是进阶传奇后的通用能力。

可在沃顿位面,神恩传奇就不要想了,就算是自主进阶的传奇强者,还得看个人。

就比如说剑圣阿塔那修斯,别看平时打起架来总是剑气冲霄的架势,但其实他对自己力量掌控的极为精细,也已经架构出体内循环。

而夏普老爷,虽战力不弱,但似乎是时间太短,反而没能把自身的血战之势收敛到极致,做不到外位面止息。

偌大的训练场内,整个空间仿佛有一瞬间凝固,紧接着阿蒙睁开了双眼,很难说那是一种怎样的目光,但此时可此,真就如两颗小太阳般绽放光芒。

一同绽放的还有阿蒙体内,那如山洪暴发,再也无法压抑的力量。

轰!

只听一声轰鸣炸裂,整个训练场猛然一颤,连带着偌大的古堡都似乎在晃动,一时不知惊扰了多少人。

可阿蒙已经顾不得了!

他体内滂湃的力量骤然绽放,连带着他,也如同一枚出弦的利箭窜上了天空,所过之处,空气被挤压排开,形成一道经久不散的白痕,又在瞬息间洞穿了云层。

这里终究已经是凛冬时节,虽然暴风雪已经结束,但天空依旧布满阴云。

可此时,当阿蒙洞穿了云层,恐怖的力量余波荡开四周的阻碍,就有太阳的光芒从空洞中照射而下,仿佛有天国的诸神降下神迹,笼罩古堡,是如此绚烂美丽。

传奇强者本就是行走的核弹,体内的力量纯净且凝聚,平时收敛起来也就罢了,一旦释放,就会被位面内的规则所针对,排斥,以此,传奇强者会直接飞上天空。

这,也是传奇战士可以御空飞行的奥秘所在。

此时,阿蒙用的也是这种方式,但更加彻底。

他不断的压缩着体内的传奇之力,直到某个极限在猛然绽放,结果就是把自己‘弹’上了天空,并在极短的时间内洞穿了云层,来到了云层之上。

使劲里面痒想要 第二章

去香波地抓奴隶?

闻言,一群海军全都沉默下去,仔细看的话,一个个神色都有些不忿。

但这位是天龙人...

天龙人,是不能得罪的。

至少他们做不到。

“抓奴隶?”

库洛挑着眉,上下打量了一眼查尔罗斯,“现在不行啊,香波地还是很危险啊,马上就要迎来下一波海贼登陆潮了,你现在要下去的话,可是会被七八个大汉揍的啊,还是放弃这个思想吧,渣渣死剩种。”

“我叫查尔罗斯,你应该称呼我为查尔罗斯圣,海军,看在你的态度上,我原谅你这次的不敬,下次不允许了哦。”查尔罗斯皱眉道。

库洛的怪异称呼没有让查尔罗斯觉得是在骂他,因为这个意思换成如今世界的语境,没有骂人的意思。

只有库洛知道自己在骂人而已,而查尔罗斯只是觉得库洛的口癖很奇怪而已。

而念在他之前提醒自己安全的返回玛丽乔亚,查尔罗斯也没有生气。

毕竟在他眼里,这个海军是忠心于他的。

他严查香波地,不也是因为自己差点遭遇袭击吗?

杀人什么的,查尔罗斯完全不在乎。

“啊...那种称呼无所谓,你暂时的待在玛丽乔亚吧,反正香波地的戒严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

库洛毫无礼貌的对着他吐了口烟雾。

居住在玛丽乔亚的天龙人都是不带玻璃罩子的,因为这里是他们觉得唯一可以居住的地方,是‘上界’,只有到‘下界’的时候,他们才会带上空气罩子。

“咳咳咳...”

查尔罗斯被烟雾一呛,后退了几步,挥了挥跟前的烟雾,道:“那就算了,反正我还有个无敌的奴隶,爸爸一定会把那个无敌奴隶给我的。”

查尔罗斯用炫耀的口气说着:“无敌奴隶诶,可是很强的,可惜爸爸霸占他了,我带不出来,不然一定让你看看无敌奴隶的身姿。”

他张开手,似乎是在描绘,“怎么刺怎么打都不会死的无敌奴隶,啊...好想要啊。”

无敌奴隶?

库洛一愣,疑惑道:“什么无敌奴隶?”

“就是很高很大的,可以当坐骑的无敌奴隶啊,不管说什么他都会听,不爽的话刺他就可以了,你想玩吗,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借给你哦...嗯,不过得等我拥有之后,借你三分钟好了,感谢我吧,我可是借你三分钟了哦,很长了哦。”查尔罗斯对着他笑道。

这个白痴的态度怎么回事?

库洛皱着眉,突然想到了什么,“你说的无敌奴隶,不会是巴索罗米·熊吧?”

“嗯...他叫这个名字吗?好像有听说过呢,是什么七武海。”查尔罗斯想了想,不确定道。

还真是...

库洛龇了龇牙,转身不再理这个渣渣死剩种。

“走了!”他脸色阴阴的道。

他当时在香波地明明没留手,本以为那个白痴彻底被报废了才对,哪里知道还是被回收了,还给天龙人当了奴隶。

嘿!七武海,原国王,隐藏身份还是革命军干部的巴索罗米·熊,沦落给天龙人当奴隶?

真是笑话!

就算没了神智,他也不应这样才对。

使劲里面痒想要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