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文章感动文章

女奥特曼被虐,高义张敏

2020-10-17 09:37:33 写回复

风刮得肆虐。在飞云峰上,一位身

文学

着灰色长衫的少年在峰顶用功练剑,只见他剑法灵动,身法飘逸。

“师兄,这就是催风剑主,孟瑶杨?”一个站在山间树后的黑衣女子问道。

“师妹所言甚是,可惜这小子却并不知晓催风剑的绝妙之处。”这声音似是个女人的声音,但又绝对铿锵有力。

“阁主有命叫我们夺走催风剑。”黑衣女子说道  “对于一名剑客来说,剑就是他的命,况且孟瑶杨剑术不弱,看来我们只能伺机而动了。”黑衣男子说道。

“阁主曾研读一本古书,书上说‘催风隐月,刀剑无双,风催出剑,月隐无刀……阁主突然对此有所悟,因此叫我们夺得催风剑。”

黑衣女子继续问道:“那隐月刀呢?”黑衣男子回答道:“隐月刀是陌刀族圣物,据说得到它比登天还难!”

黑衣女子继续说道:“真不知道这世间两大神兵里面到底蕴意着什么?”黑衣男子说到:“这也是阁主一直在思索的问题。”说完,两人隐没在风中。

风中夹杂着丝丝冷意,眨眼间便到了夜晚时分。梦瑶杨依旧是那般的颓丧,因为在他的世界里自己深爱的人,于是自己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已然不再,而那人已经深深地种在了他的心里,他别无他法,只能每日勤加练剑,才有为花想容报仇的可能。梦瑶杨练完了剑,下山去往寒禅寺里安住,去时寺中老僧早已准备好饭菜。

 

已是夜下宁静,窗外蝉虫鸣叫,景色正好。梦瑶杨洗漱完毕,盘腿而坐,却心绪难定。欲要举箸而食却泪从眼下。思念与愧疚之心似是已被现实扎的千疮百孔。他强定心神,拭去眼泪,一筷一筷将饭菜缓缓放入口中。

正在梦瑶杨心神不定时,门外狂风忽起,他顿觉不安,便打开房门想要看看究竟。只见风中飘逸着一裘黑袍,从不远处的黑夜里缓缓走来,只见此人黑衣素裘,恰如一缕薄烟。

梦瑶杨见此情形,心中顿时警醒。他仰首一声喝道:“来者何人?”却见此人身法极为迅捷,风驰电掣般逼近了梦瑶杨,梦瑶杨见势不妙,飞身跃出屋外,月下寒光似铁,映照在晶亮的催风剑上, 黑衣人眼神也直逼梦瑶杨手中的那柄长剑。

梦瑶杨会意,说道:“原来阁下是觊觎这柄催风剑。”

黑衣人说道:“果然

钟瑞轩

是英雄出少年,如果梦少侠不是这年少盲目的自信又怎会单枪匹马去挑战琼花楼主呢?结果弄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想必是英雄过头了吧。换句话说也就是不自量力!”说完黑衣人仰天长啸,笑声随着风声逐渐止息。

梦瑶杨说道:“如果阁下是来讥讽或者激怒梦某,不好意思,那估计就要令阁下失望了,梦某所做的决定不须他人能懂?倘若他人能懂,江南武林也怎会全然沦落到‘三月春花楼’手中。”

黑衣人见梦瑶杨只有二十五六岁,却有着一副铮铮铁骨,临危之际,在言语上也丝毫不落下风,嫣然一副应对自如的模样完全没有同龄剑客的高傲易骄。

江湖人都知道催风剑是武林神兵之一,四大门派对江南梦家近百年来也都是礼遇有加,谁知武林中近两年却因为两派邪恶力量分别占领了南北武林,三月春花楼在四个月内扫平了四大门派,听风观雨阁亦在半年内降住了漠北七门,成为北方武林的领袖。

江南梦家因为手持千年古剑—催风,又因为第六十三代传人梦瑶仙行侠仗义,颇受武林中人敬重,可惜梦瑶仙早在二十年前突然失踪,将一柄

文学

长剑遗留给了自己六岁的儿子梦瑶杨,六岁那年梦瑶杨便一个人在寒禅寺飞云峰上练剑,与他一起长大的便是山下花家的闺女,花想容。两人青梅竹马,他知她心事,她懂他情谊,两人心心相印,彼此在心灵的依偎中慢慢长大。

三年之前,江南武林沦陷,梦瑶杨也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成长为一名少年剑客,关于父亲的记忆很少,但最深的就是父亲那时候对他讲的一句话:“杨儿,催风是一柄可以改变天下命运的剑,你是它唯一的主人。”每当想到这里,梦瑶杨就会心里涌起一股暖意,也有着一股似乎无人能挡的勇气,可偏偏就是这无人能挡的勇气使得他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

黑衣人继续说到:“梦少侠已经见识过三月春花楼的厉害了,以催风剑气都无法阻挡的内力,她的可怕之处想必你已自知,那究竟是剑的威力不行,还是持剑人根本就没有御敌的本事呢?催风剑被誉为世间两大神兵之一,却敌不过一个舞弄花瓣的女人?你梦瑶杨还真是个英武豪雄啊!”说完黑衣人掩住嘴唇,露出半男半女尖锐的狂笑。

听闻黑衣人谈到花想容,梦瑶杨也不由得想到三年前逝去的爱人,顿时感到心头酸痛,

CHINA中国家庭videoone

他微微地低下了头,愧疚与思念一齐涌上了心头。但他瞬间又恢复了昂然的气概。说到:“阁下既知梦某的往事,也不必在这里故意讥讽在下,公道自在人心,天道最终自有定论,现在单凭你嘴一张就说梦某不自量力,罪有应得,你以为你是评判对错的铁笔判官?阁下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黑衣人并未气恼,而是在院中踱步而走,嘴角带着一丝狡黠的微笑说到:“梦少侠的往事已是武林皆知,为了江南武林的安危,你一人独战春花楼主,一腔豪勇,正义凛然,但总弄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这等不自量力的勇气,说好听点是豪勇,说难听点就是莽夫行为,堂堂催风剑的主人却是这般浪得虚名,又如何能够服众,我看还是乖乖地交出催风,免落得个德不配位的下场。”说着放声长笑。

梦瑶杨本就二十六岁,少年意气,总有感到迷茫的问题,就在他略微感到失意时,黑衣人瞬间启动,那身法如雷似电,在迷茫的黑夜下瞬间逼近梦瑶杨,梦瑶杨却未曾发觉,就在这时那柄催风剑在梦瑶杨手中不住颤动,梦瑶杨恍然惊醒,见此形势,他右手拔出催风剑,深碧色的剑光在茫茫寒夜里闪着晶亮的光,一股气力随风而至,梦瑶杨用力一挥那剑气如狂风暴雨般涌向黑衣人。

黑衣人飞身跃起,却也被催风剑强盛的剑气击出数丈之外,黑衣人不禁喃喃道:“好一柄催风剑”不觉间凭借剑气与风势的间隙再次击向梦瑶杨,临近之际,却见腰间一柄软剑如毒蛇穿行般缠向梦瑶杨,梦瑶杨虽是少年剑客,但江南梦家的催风剑,被誉为“武林第一名剑”,催风剑法当然也绝不逊色。

梦瑶杨施展开催风剑发第三式‘风拂流星’剑光在黑夜下时隐时现,就在这时忽而天空划过一道流星,梦瑶杨只顾使剑,却未发现流星一道道从天空飞驰而过,流星瞬间照亮了茫茫夜空。那黑衣女子感到诧异,心惊道:“为何天外忽然出现了流星雨?”黑衣男子的软剑被一股巨大

林侧 人体

的吸力牵引,瞬间不知如何是好,紧接着一股劲风卷携强盛内力呼啸而至,似是暴雨倾盆而至,黑衣人被梦瑶杨诡异的剑招弄得满腹疑窦,瞬间不知所措,而那股劲风汹涌不至,黑衣人已是无力招架,霎时间黑衣人被这股风力击打数丈之外,口吐鲜血,再也拾不起来。

黑衣女子急忙赶了上去,说道:“师兄,你怎么样?”黑衣男子斜睨着梦瑶杨,说道:“今日栽到此地,全是因为你梦家先祖遗传的这柄催风剑,并不是因为你梦瑶杨,你只不过是遗传了江南梦家的血,运气使然。既已如此,要杀要剐,你自便。”

黑衣女子却抢先说道:“不要杀我师兄。”黑衣女子戴着黑纱,在星月同辉的夜下,隐约可见她清秀的容颜,梦瑶杨朝着黑衣男子举起催风剑。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